X书书库
X书书库 > 其他小说 > 妖妻艳妾 > 第441章 隐身壁画,第程程畅叙幽情
    黑蛟的话里透出来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即假如许文强和丁力在百年之内还不能于无间幻境内重新追求上冯程程,他们俩就失去了再次追求的机会,因为黑山老妖,就要把程程给娶回家了。

    不提俩男人此刻像斗牛似的,大眼儿瞪小眼儿。听且说黑蛟一看豪华包厢内空空如也,当即就转身质问冯老头道:“你说的人呢?还有你闺女去哪里了?是不是成心蒙我呢你?”

    老冯头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连忙辩解道:“大人明察,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刚才出去迎接您时他们明明在这里的呀,我女儿程程不会是被那些人给绑架了吧?”

    黑椒有些不信道:“怎么可能!你不是让那些人喝下了婆娑幻虚茶吗?他们只要喝了茶,不应该全无反应啊!除非其中有的人压根儿就没喝!”

    老冯头闻言大吃一惊赶紧命许文强和丁力将出口给关牢,然后就从豪华包间开始一间一间的筛查寻找起来。结果,大上海餐厅被翻了个底儿朝天,都没能搜出张小程一行人的半根毛发。他们到底去哪儿了呢?怎么会凭空不见的?这其中一定有所蹊跷畛。

    事实也确实如此!刚才在老冯头听到黑蛟的到来,转身赶去相迎之际,许文强和丁力屁颠儿屁颠儿地紧跟着冲了上去,俩人都没有发现他们的梦中情人冯程程始终没有走出包间。

    其实不是她不想出来,而是没能走出来。为什么呢?因为就在她想迈步的那一刻,张小成忽然用一根手指头对着他的背影喊了声定,把它给定在那里了。然后就见趴在那里的李小月瞬间直起了身子,从空间法宝中掏出了北斗七香车,然后将睡倒在桌面上的几位收进了车内。

    于是包间之内只剩下了张小成、东皇紫衣、李小月即及被定住的冯程程。“你们怎么会没被迷倒,快把我放开,为什么要定住我?”张小成懒得理他,看了看包间四周,便向东皇紫衣问道:“姐姐觉得咱们藏在哪里好呢?要不,暂且躲到墙上的壁画里一会儿钕。

    紫衣点了点头,当场挥袖朝那壁画打出了一道法诀,召唤出了一道可供出入的门户。李小月缠着冯程程,不由分说地当先飞入了门户之内,紧接着张小成和紫衣也飞了进去,但见得那光华一闪而逝,壁画又恢复了原样。

    如果你站在那壁画前仔细观看,会发现画面上的一张原本空空的八仙桌,边儿上忽然多出了四个人,其背影神态,无不栩栩如生。

    老冯头和黑椒等人皆没有发现壁画的异常,内外寻找了一番,便以为张小成他们逃到了餐厅外面。为了搭救出自己的女儿,老冯头命许文强和丁力在家看家,自己跟着黑蛟火速去求见黑山老妖,要向他禀告发生在自己餐厅的怪事儿,并求他帮忙寻找冯程程的下落。

    他们出去以后,许文强和丁力又在餐厅内寻找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冯程程他们,便有气无力地坐在豪华包间的门外,继续互相埋怨起来。

    壁画里的张小成他们,此刻却是能够听到外面俩人的谈话。当然这种听到只是单方面的,许文强和丁力是没有办法听到他们在壁画中的谈话的。

    “冯姑娘你不要害怕,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想必你已经猜到,我们仨并没有喝你端上来的茶,所以也就不会中了茶中的毒。

    你和你父亲想利用我们干什么?现在我们已经一清二楚。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之所以一路直奔白塔而来,目的也是想登上白塔想通过那里的传送门离开这片幻境。既然你们也想离开这里,咱们何不合作一番,一起离开呢!”

    冯程程此刻有些半信半疑道:“你说的是真的吗?确定没有骗我”李小月接过她的话表态道:“我们骗你干嘛?论美色,你已经七八十岁了。

    虽然看上去依旧年轻美丽,怎么也赶不上我这种正处于青春期的女孩来的美丽动人吧!论,功名利禄,你们等于是被困在无间幻镜中的囚犯,哪有我们来得逍遥自在!我反倒是对你,有几个疑问?不知道当不当讲。”

    “那有什么?有问题你就问。”

    “这样啊,那我可就真问了,!第一个问题:刚才听他们说,你和那个什么黑山老妖有一个百年之约,说是100年之内,如果许文强和丁力追不到你,你就要答应嫁给黑山,这是真的吗?你为什么要答应嫁给他呢?”

    冯成成文言文,无奈地耸耸肩道:“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秘密,这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所以告诉你也无妨。80年前,我和我爹被昆仑道士何长青用他的法宝昆仑镜传送到这里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他做法的时候被文哥和阿里力给看到了,所以在我们被昆仑镜的镜光卷入到传送通道的那一瞬间,他俩舍生忘死地飞扑过来想要抓住我们,把我们拉回到现实中去。

    结果他们的力气也没能大过昆仑镜的传送之力,我们四个一起被传到了这座白塔的外面,正好遇到出塔寻游的黑山老妖。”

    说到这里,张小成忍不住插言道:“是不是那老妖怪一看到你,就喜欢上了,甚至还强迫你嫁给他。你是用了什么招数,才让她答应百年之内不动你呢。”

    冯程程接着讲道:“我不是说过吗?何长青,开出的条件是我要陪他一夜他才肯用昆仑镜把我们送出当时的上海。所以在做法之前,我是跟他睡了一觉得,可是,也正是这一觉,让我接触了一片前所未有的天地。

    何长青那一晚,用昆仑镜幻化出了一片人间找不到的仙境,极尽温柔的和我进行了一场云雨之欢。也正是这一次,我终于明白爱情和***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不单肉体可以得到极致的满足,连灵魂都可以在欲仙欲死中得到汗畅淋漓的快感。

    何长青说这是一套修真界的男女在双、修时,一块儿修炼的功法,名叫凤阙天歌。也不知怎么滴,自从那晚以后,我好像就喜欢上了他,对于文哥和丁力,反而看得淡了。

    黑山大王法力通玄,当时一眼就看出了我心有所属,对象却不是他们俩,当下就插进来一脚道:“你这女娃娃长得可真俊,老子一眼看到就上火了。但是老子有个毛病,就是从来不会霸王硬上弓,非得等你心甘情愿的爱上老子。老子才会,将你娶回家里!所以女娃娃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我当时闻言,惊讶地啊了一声,又听他主动往下说道:“我知道女娃娃你心里喜欢着一个人,又不是眼前这俩二货,所以我跟你打的赌是,如果百年之内,他们俩都没能追上你,那么100年以后你必须得嫁给我,做我的老婆。”

    我当时闻言,直接就反驳他道:“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得答应什么?”

    对于此言,黑山老妖的回答很简单,他说他是这无间幻境的主人,这里一切的规矩由他说了算,自然一切的女人也得有它先挑选之后才能自由的嫁人生子过上婚姻生活。

    当时我们是初来乍到,尽管对于他说的话是半信半疑,为了生计还是点着头答应了下来。

    我当时傻乎乎的以为,自己已经二十多岁了,再活个100年早都成了一幅朽骨,哪里又能够嫁给他。可是完全没想到的是,在这里,时间并不会让人的容颜衰老,我都活了80岁了,看上去还是当年二十来岁的样子。”

    张小成听到这里,再一次插言提问道:“过去的80年里,你一直没有忘记那名道士吗?那黑山老妖长的如何?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样,难看的让人不忍直视?”

    冯程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徐徐交代道:“是啊,我其实骨子里一向是一个从一而终的人,自从和何长青带给了我那种难忘的感觉以后,人世间那种普通的男欢女爱就再也不是我要追求和想要达到的目标了。

    后来我们家的大上海餐厅,顺利的在大王的支持下予以正式营业了。我就开始了白天在餐厅帮忙,晚上静心修炼的日子。黑山大王,见我有心修炼,还将他自己保存的一些丹经典籍,送给我阅读研究,并收我做了记名弟子。

    时至今日,我早已经从当年那个不问世事的千金大小姐,演变成了一名修为有成的,无间女修士。我的体内已经结出了金丹,相当于人间界的金丹期修士了哦!”

    张小成知道他之所以这样说,等于拐着弯儿的说这80年一门心思扑到了修炼上,完全没有把许文强和丁力的追求放在心上,也没有把黑山老妖的百年之约放在心上。

    这是一种没心没肺的境界吗?还是说冯程程有把握百年之后,黑山老妖依然不会动她,会放他一马?

    对此,冯程程给出了一个,令三人玩传奇想不到的答案:“你们有没有谁练过双、修功法,知不知道在修行的过程中,不修出元婴,是不能修炼双休的。

    当然,进行双修的两个人里,只要其中有一位达到了元婴期,就可以带着另外一个人,哪怕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开始进行修炼了。

    我其实差不多修了十年左右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因为黑山大王他,其实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以他目前的修为,完全符合我想双休的条件。

    而文哥和丁力在这片无间幻境世界里,依旧保持着,身在上海滩时的那份人性。这本是十分难得的君子守身之道,于我却没有了半分的吸引力。

    按照我现在的个性,其实,早想去找黑山大王和他沟通一下,看那百年之约能不能提前?

    这不马上就是,牡丹花开的季节,按惯例,大王他很快就要去人间的洛阳神都去寻找一位名叫白牡丹的仙子。

    我和我爹一发现你们手里有人皇印,便大为欣喜。想着要是能将你们献给大王,他一定会带我们返回人间的。而我,则趁着这次机会,想办法让他成为我的裙下之臣。

    我还要带着大王,亲自前往昆仑,让那何长青见一面,好让他知道,老娘找到了一个比他更好的!”

    张小成听到这里,脑袋里只想到一句古诗句道,问世间情为何物……&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