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书书库
X书书库 > 其他小说 > 麦收桃花村 > 第两百一十九章一鸳鸯浴
    第两百一十九章鸳鸯浴(8000字大章,二更求订阅)

    咿呀,好舒服,身子都热起来了,为什么呆在凉水里还感觉热?桂花嫂轻声呻吟起来,眼神迷离,呼吸越来越沉重。强子摸着摸着胆子就越来越大,伸手摸向桂花嫂的大**,桂花嫂含嗔骂道,急猴子啊你,老娘还没准备好呢,这么迫不及待。强子可不管这许多,使劲握着那两个圆球,仔细感受它的柔滑和弹性,心里大为暗爽。摸了两把忍不住又捏了一把,让那女人像触电一样浑身痉jing挛起来。强子腹腔如火再烧,便脱下衣裤也进了大浴桶,跟桂花嫂搞起了戏水鸳鸯浴。

    注定了她要任强子蹂躏。她的唇火热而又滚烫,胸部柔软坚ting挺,饱满丰硕,紧紧的贴着强子的胸,这风***女人真够辣的,她不停的挣扎,胸部却由于她的挣扎在强子胸膛不停的磨蹭着,散发出阵阵诱人的**。

    强子粗大***一下子坚硬如铁,硬硬的顶在她的阴部,她似乎感觉到了强子的坚硬,挣扎的更加剧烈,强子胸部更加紧紧的压着她饱满丰硕的***,把她***压的变形了,上部分像满城尽带黄金甲那部电影一样高高凸起,嘴唇一直被强子吻着,甜美的唾液流了强子一嘴,沿着下巴留到了脖子上,细腻的***上部也沾染了一片,显得尤其光滑圆润。

    强子一把掀起她的裙子,拉开拉链,坚硬如铁的粗大***一下弹跳出来,扑哧一声硬***她紧紧夹住的大腿之间,她不由的嘴里轻轻的嗯的一声。哦,我cao操,她的大腿内侧皮肤无比滑腻温热,而且由于强子的粗大***是向上翘起的,被她阴部一压更加的坚硬如铁。紧紧的隔着内裤压迫着她的肉缝畛。

    她继续挣扎着,但是不知是体力不济还是内心防线崩溃,感觉弱了好多。强子腾出一只手,一把扯下她的内裤塞进自己裤子口袋,***沿着她的阴缝里摩擦着,感觉着那里奇嫩无比的感觉,双手在后面抱住两瓣肥美的臀部揉搓着,她屁股很光滑,像陶瓷一般感觉不出一丝瑕疵,饱满而有弹性。同时全身贴在她胸部扭动,用身体揉搓着她。渐渐的她放弃了挣扎,身体却越来越热,嘴里嗯嗯的轻叫着,美穴口不断分泌出滑滑的液体,被强子粗大***涂抹到整条肉缝。

    强子知道这个风***少妇的***被彻底挑tiao逗出来了,她不会再有任何反抗了。强子放心大胆的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之前怕这个辣妹咬强子——放肆的搅拌着,大口大口的吞食甜美的唾液。身体保持着对她的摩擦。渐渐的她下面已经是泛滥成灾了,***沿着她白嫩的大腿内侧向下流着,还有一些沿着强子的粗大***流到了强子的**上。强子用粗大***挑tiao逗的研磨着她的花蒂她身体开始强烈的迎合着,屁股飞速的扭动着,嘴里嗯嗯的强压住自己的叫声。强子无比耐心的在她美穴口研磨着,直到她再也忍不住,在强子耳朵边气喘嘘嘘的央求着:哦……哥哥。我不知道你……你是谁……你快快点插进来吧……要不等我射了……你,你就没得操了……

    强子不敢相信这个平时高傲又成熟的美艳少妇会说出这种话,于是一把把她翻过来,把住她的屁股,腰部一沉,用力往内一顶,扑哧一声一插到底。哦……她惊叹的轻呼一声,屁股配合的往上一翘。哦,我cao操,上帝耶稣阿米陀佛真主阿拉以及哦底神啊,强子刚刚插进去,还来不及感受她的紧致滑溜,她就来了,**的水跟浴水混为一体钫。

    强子心里直呼倒霉,赶紧拔了出来,迅速把裙子放下,迅速分开。她浑身软软的回头看着强子,强子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在她粉红嫩的脸狭上迅速的吻了一下。

    丝质的内裤手感及其光滑,应该是质量不错,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懂生活很懂情调很懂得爱惜自己的女人。内裤的裤裆上还贴着一块较薄的护垫,是薰衣草香型的,上面却没有血渍,被***打湿了,有一处却与周围不同,比较黏稠,估计是她的白带把。用鼻子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新的***味儿,很让人陶醉。听说女孩子白带期是很有***的,难怪她刚才对强子会有如此***的回应。

    身上还沾染着她的**,似乎还能体会到她的丰满细腻,温软风***。眼里似乎还能看到那双秀目包含泪水的样子,脸上还是火辣辣的。嘴里唾液渐渐的多了起来,心里不禁想着,这唾液里面,是否有她的唾液呢?

    她饱满的***上粘满亮晶晶的唾液的样子又开始在强子脑海里翻腾,强子小弟不禁在一次硬邦邦的挺立着,把被子都顶起来了——强子习惯裸睡——鲜红硕大的**和被子摩擦着,脑子里却全是淫液顺着大腿流下来的样子,她的肉缝应该是很深的,但是她的阴部的整体会是什么样子呢?强子一边想着,一边飞速的手拿她握住硕大的粗大***上下***着,耳边不停回荡起她气喘吁吁诱人的浪语:哦……哥哥……哥哥,强子不管你……你是……是谁,你快插进来吧……哦……你快……一边不停的加速,流满唾液亮晶晶的***,顺着大腿往下流的淫液,脸上火辣辣的耳光,泪水朦胧的秀目,这些景象一编一遍的在强子脑子里回印,突然一下子一股冲动由下体直冲大脑,大脑一下变的空白,仿佛听到轰的一声,大股***喷薄而出……哦,从来没有这么爽的手枪过……强子及其疲惫,昏沉沉的睡着了。

    强子掏出她的花内裤一扬:给我的***货儿送内裤来了啊。

    她用一种挑dou逗的眼神看着强子,意味深长的说:你知道么?我今天没穿内裤。

    强子小弟弟腾的就起来了,一把就把她抱在怀里,手就不老实的往她下面摸去。

    她一把推开了,转身到水桶旁边倒水,直到水面掩盖身体大部分位置。她这次穿的是一条米黄色的连衣裙子,裙子很短,还不及膝盖。白色的丝袜让两条修长的大腿显得白皙光滑,纤细的腰肢配合肥美的屁股,走路时候还轻微的左右扭摆。趁着她弯腰去取叶倒水,强子一把把她后面的群摆掀了起来,雪白浑圆的屁股一下闪现在强子眼前,她果然没有穿内裤!强子直接就看到了她肥美鲜嫩的阴部,在硕大而又浑圆的屁股村托下显得有些娇小,阴pu高高鼓起,紧紧的夹着一条肉缝。从大腿中间还能看到几缕长长的阴毛,乌黑油亮打着卷儿。

    她急忙站了起来,把茶水放到茶几上,敲着二郎腿坐上沙发,笑着对强子说:你先喝杯水。强子一口喝了,茶叶很不好,味道有些怪。

    她突然把脸凑得离强子很近,一脸恶作剧般的淫笑。强子只觉得天寻地转,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醒过来时,眼前一片黑,头被一个枕套罩住,手脚都被困住了,一丝不挂,腿被大大的分开,粗大***凉飕飕的。强子努力动了动,不可能挣脱。强子开始害怕,草,这个婊biao子不会真的要拿剪刀阉了强子吧?

    你醒了?是她的声音。

    强子叹了口气,故作镇定的问你想干什么?她狡猾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你可是***了我的,我要不给你点报复,那不显得我很贱?

    顿了顿,她呵呵的笑着继续说:看不出来你粗大***很大啊,难怪那天晚上塞得我好满。

    叹了口气,强子彻底绝望了,干脆不说话,听天由命了。

    她突然凑在强子耳朵边硬挤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叫了一声:今天我也要***了你!

    强子一阵狂喜,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你吓死我了你,我今天还偏偏就不硬起来,看你怎么上了我。强子和女人洗完澡,玩起了捆绑游戏。

    真的吗?正说话,一双温热的唇吻上了强子的胸膛,一点一点,滚烫而又湿滑。她披肩的长发滑落了下来,冰凉的在强子胸前轻拂着,淡淡的女人香气很让人陶醉。她温柔的掀开强子头上的布袋,强子从没有如此近距离的大量过她,娇美的脸庞离强子如此近,白里透红的肌肤似乎吹弹可破,丰满雪白的***被强子看到大半,她今天不但没有穿内裤,乳罩也没有戴,甜腻的**让强子开始兴奋。

    渐渐的她吻上强子的耳垂,轻轻的在强子耳边叫了一声,老公……我想要你的大,大大的大**……你看人家下面都湿了嘛……人家想要了嘛……声音酥软甜腻。强子再也坚持不住,硕大粗大***早已硬的铁棒一般。

    她沿着脖子,一路吻了下去,湿滑滚烫的嘴唇一点点向强子的粗大***靠近。一会儿就把头埋在了叉开的大腿之间,轻轻的翻开强子的包pi皮,向强子粗大***轻轻吹了口气,便张大小嘴一点一点的含了进去,小心翼翼的一圈圈舔舐起来,温软滚烫的舌头在粗大***上一圈一圈的轻轻打转,小嘴一下一下的上下***着。一小会儿强子粗大***已经青筋暴起,她一把吐了出来,两条修长的大腿分得开开的,跨坐在强子身旁撩起裙摆,就慢慢的下蹲。

    裙摆摆在强子肚皮上,强子看不到她的阴部,只能感觉到她的美穴一点一点的被强子侵入,把强子粗大***夹的紧紧的,由于没有前戏很干涩,她也似乎有点难受,由于强子的粗大***粗大挺长,她不敢一座到底。

    强子猛地向上一挺,猛的一扎到底。她啊的叫了一声,像被针扎一样腾的起来了。她重新调整了位置,又一点一点的坐下。这次她的美穴湿润了一些,紧紧的夹住粗大***很舒服,就在强子粗大***进去三分之一的时候,强子又猛的扎进去,腾的又起来了。如此反复几次,她狠狠的看着强子,一咬牙,扑哧一声一座到底,呼哧呼哧的上下***起来。不一会儿淫液就得强子小腹上黏糊糊了一片,强子也卖力的捅着她的***,嗯,啊啊啊啊啊啊……她脸瑕绯红,呻吟声连成一片,胸前两个娇美的***隔着薄薄的衣衫上下跳跃,这个美丽风***的少妇终于**着在强子硕大的粗大***上上下起伏**连连,强子不由的卖力的狠狠的向上插着她的***,每次都是粗大***抽到美穴口了再狠狠的插进去……突然她脖子向后紧绷着,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的速度也悦来越快,终于在一阵高亢的***声中,哗的一股阴精浇在强子的粗大***上,强子猛力的狠狠继续干她,在她美穴又一阵高chao潮来临的时候,大股大股的***喷薄而出,深深的射进了滚烫的美穴。她软软的趴在强子身上,***缓缓的流了出来,夹杂着***在强子小腹上留了一片,她下床用纸巾帮强子细心的擦干净,在轻轻的分开自己的两半花瓣,轻轻的擦拭好。

    然后解开强子的绳子,把头埋在强子的胸膛,重重的吮了强子**一下,轻轻赞叹一句:老公你真厉害,大粗大***干得我好爽。爽死我了。竟然握着强子的粗大***睡着了。睫毛上还有一丝晶莹的泪珠。

    强子嗅着这个美丽风***又泼辣的少妇的发香,抚摸着她绸缎般的肌肤,心里想:强子终于彻底的得到她了。凌晨有抱起她做了两次,干得她看强子的眼神都开始娇滴滴的了。

    强子从村公所回来,心情似乎很不好,桂花嫂也看出来了,也不方便多问。

    那天强子多喝了点酒,看的出来她跟强子一样,心情都不是很好。她喝醉了脸上起了一层红晕,烫烫的,浑身越发的软绵绵的,进屋了强子就疯狂的吻她,把她外套脱了,小心翼翼的把她粉红色的毛衣脱了,她意识已经模糊了,强子把她抱起平放在床上,三两下就把她脱得只剩下白色的带蕾丝的内裤和胸罩了。她的唇火热而又滚烫,胸部柔软坚ting挺,饱满丰硕,紧紧的贴着强子的胸,这风***女人真够辣的,她不停的挣扎,胸部却由于她的挣扎在强子胸膛不停的磨蹭着,散发出阵阵诱人的**。

    强子粗大***一下子坚硬如铁,硬硬的顶在她的阴部,她似乎感觉到了强子的坚硬,挣扎的更加剧烈,强子胸部更加紧紧的压着她饱满丰硕的***,把她***压的变形了一样高高凸起,嘴唇一直被强子吻着,甜美的唾液流了强子一嘴,沿着下巴留到了脖子上,细腻的***上部也沾染了一片,显得尤其光滑圆润。她粉嫩的肌肤被村托的更加的白里透红,强子欲火腾一下就上来了,扑上去一把分开她的大腿成八字,扯下她的内裤,粉嫩的***就暴露在强子面前,阴毛乌黑油亮,大***肥厚,夹得紧紧的,两瓣鲜红粉嫩的小***外翻了出来。缝里已经湿润无比了。强子忍不住舔上去,舌尖分开鲜嫩的肉缝,一圈一圈的搅动了,她似乎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刺激,一下子就疯狂的呻吟了起来,屁股抬得高高的,疯狂的一圈圈扭动着,抡得飞快,双手抱着强子的头,使劲往她逼缝里按……

    强子突然一口含住她的鲜嫩突出的花蒂使劲吮shun吸着,同时舌尖一圈圈的使劲抵住花蒂旋转,她疯狂的叫着,身体僵硬的拱起,突然一阵阵的狂喷猛泄,过后她瘫软如泥。大腿内侧肌肉还微微的抽搐着。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强子并不停歇,抱着她丰美的屁股往强子这边一拖,拿过一个枕头垫在她屁股下,把她两条修长白皙的一分,青筋暴起的粗大***抵住她还水流潺潺的美穴口,腰部一挺,扑哧一声就进去了大半。她似乎还没有适应强子的粗大,微微的哼了一声,她的美穴又紧又滑,完全不像一个已婚妇女的美穴。

    强子一边缓缓抽送一边把玩着这个美丽风***的少妇的***,她的意识有点模糊,浑身软绵绵的,身上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两个***饱满坚jian挺,伴随着强子的抽送轻轻的晃荡着,她似乎还没有适应强子的硕大,眉头微微的皱着,嘴里却发成幸福的哼哼声。抽送了一会儿,她的美穴的***顺着强子的粗大***流到了床单上,强子突然使劲拍了她臀部一下,她一下疼惊醒了,啊的一声尖叫,强子两只手握住她的脚腕把她两条大腿使劲分开,下身突然疯狂的在她体内抽送,哼哧哼哧床都晃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她疯狂的叫喊着,强子一口气插了几百下,每次都把她鲜红的穴肉都带得翻了出来,然后一插到底,每次都直插花心,她的呻吟声已经练成了一片,一会儿美穴里水声就哗哗的响开了……突然她尖叫一声,美穴内一阵一阵的收缩,扑哧一股***喷涌而出,直浇到粗大***上,强子一阵激灵,尽数射到了她美穴深处……强子把粗大***拔了出来,送到她嘴里,她一点一点的舔的干干净净,然后抱着强子睡着了……后来半夜醒来强子有把她狠狠的干了两次,只干得她逼都微微发肿了,才饶了她……

    桂花嫂躺在床上,下面已经发肿,可是强子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欲壑难填。强子禁不住用手抠着她发红的肿胀的逼。

    “不要,那种地方…………不要啊……”

    桂花嫂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拼命地挣扎着。不过,怎么样的挣扎都无济于事的,只能增加强子的快感而已。他粗暴地将她的裙子从不断扭动的屁股上拉下来,然后将她的纯白色小可爱一下子撕开!

    “啊!”

    轻盈柔软的屁股,在这开春的夜晚还在向外冒着湿润的热气。嫩滑的屁股上虽然多了几道他的巴掌印,但仍然俏皮可爱地晃动着,好像在向他的小弟弟召唤,快点开发这块柔软多汁的***地。

    桂花嫂的臀部真是极品。腰部至屁股的曲线十分明显,而这种又翘又嫩的屁股在亚洲女性中是比较少有的。看来和她经常做的柔软体操有很大关系。而手在微热的屁股上来回游走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如同丝绸一般的顺滑自然。强子顺着股间的裂缝缓缓下探,当碰触到那片浓密的黑色森林的时候,怀中的身体犹如触电般地颤抖了一下。

    “求妳了,放过我吧……求求妳……”虽然已经被折磨得口齿不清,但桂花嫂还是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求我放过她。可惜,从一开始,结局就注定好了的。

    恶狼怎么会让到手的小羊羔跑掉呢?

    “老老实实地让我检查一下。”他将中指紧紧地贴着少女股间的肉缝,缓慢的上下移动着,在肛gang门和尿道口之间反复地刺激着桂花嫂的敏感地带。手指传来湿热和肉壁皱褶的奇妙触感,尿道附近也分泌出粘稠的液体来。

    桂花嫂的反抗显得徒劳无力,她的手因为***和阴部的双重侵犯而兼顾不得,她不断扭动的腰肢,反而更加激发他的***。

    是时候了!***带有快感的喘息渐渐代替了大声的喊叫和挣扎,身体也开始下意识地配合他的爱抚,下体分泌出的**慢慢开始泛滥。猛然将中指***她紧窄的美穴。

    “呀!!……不要!”

    “害羞什么?妳这***的身体正在拼命吸我的手指呢……看看妳的下面有多湿吧。”

    的确,年已三十的***美穴紧的可怕。如果没有***的润滑,恐怕一根手指都很难插进去。现在他想**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不过,很快的,就会把她的下半身变成湿润的巨大洞穴,迎接他的宝贝临幸。

    “啊啊……舒……舒服……不要……不要……停啊……”

    原先的喊叫已经被快乐的淫声取代,她的双手竟然主动地揉搓***,嘴边的唾液因为过于兴奋而无法抑制地流淌下来。

    “呵呵,说跳舞的女孩***果然是真的哦,妳现在知道被插进去的快乐了吧?”

    “啊……好爽……好舒服……再……再多一点……我要……多……啊、啊啊……”

    “哈,这次是两根了,过一会整个手都要放进去哦。”

    随着桂花嫂***的高涨,美穴也完全松弛起来,加上***的润滑作用,他的叁根手指也能勉强插进去了。

    “桂花嫂,妳的水真的很多啊。够全村的男人喝吧?哈哈”

    “是……是……我的身体……给男人…………啊,啊!……快……快干我!快……”

    平日害羞可爱的桂花嫂原来是这样一个**放荡的女人,他终于按耐不住,拿出一怒冲天的粗棒子,毫无顾忌地直冲进去。已经涨到硕大无比的***,毫不怜香惜玉地对准狭窄的美穴直冲进去,一下便***一大半。

    “啊啊啊!!”

    这样的冲击显然桂花嫂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大叫一声之后,整个人倒在床上,奄奄一息。突然榻的***感到一股暖流,低头一看,**的水从***和美穴紧密的缝隙中流淌出来。

    “看来妳没有说谎哦,我来好好奖赏妳吧。”说罢,他开始了疯狂的活塞运动,***的进出带出大片的***,霎时间便侵染了床上的被单。

    “这些被子我会好好保留的,这是我见到最多的一次***水啊。”塔的***毫不留情地撞击着阴核和美穴内壁,完全不顾越来越多的***从她的**中奔涌而出。虽然知道这样大出血可能会有危险,不过我站在***的浪尖上,已经无暇顾及这些。

    桂花嫂默默地流着眼泪,身体的疼痛和虚弱让她力不从心,又感到快乐。

    不过,很快地,她的伤心便被一次次深及子宫的撞击所带来的快感代替,巨大的粗棒子充满着她狭小的美穴,她开始有意识地紧缩美穴配合他的**。

    “求求妳……再多一点……再快一点……我要……我要被妳干死……了,我爽爽……死了,……求妳了求妳……干死我,用妳的***……操烂……操烂……我的……啊啊……”

    她的美穴完全紧锁着,夹住了他的粗棒子。每一次移动,所带来的刺激都让他的防线面临崩溃。湿润的肉壁蠕动着,刺激粗棒子上的每个部位。终于,他实在忍受不住了。

    “啊啊……我不行了……我要射……射在妳的子宫里!……”

    “射……射进来……我的子宫……想要……满满的……”

    一阵酥麻的快感从下体传来,将白色的***完全射在了她的美穴里。

    “啊啊啊……桂花嫂,我要射了……”

    赶忙把塑料瓶套上他的**,喷涌而出的乳白色***一滴不剩地射在了桂花嫂平时喝水的瓶子中。

    “呼……呼……”

    他喘着粗气,满足地看着瓶内和奶粉慢慢融合的***。因为瓶子的关系,从侧面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这就是他想要达到的目的。轻轻晃动着手中的塑料瓶,心里想象着明天桂花嫂喝下这些***的样子,下面又翘了起来。

    就这样,他又射了几次。直到***几乎把奶粉完全浸没。关上瓶盖之前,还特地抹了一些***在瓶口周围。然后关上瓶盖,将瓶子放回原处。

    桂花嫂起了大早,大概因为起的太早的缘故,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拿起了桌上的塑料瓶。

    他开始激动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将涂满他***的瓶口完全套入可爱的樱桃小口中,轻轻地吸吮着。

    喝了2口,她突然停了下来,将瓶口从口中拿出来,有点狐疑地看着。她的嘴角和瓶口之间拉出一条细细的线,显然那不是奶粉的粘度。

    ***不能完全融于水,难道被她发觉了?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晃了晃塑料瓶,轻轻地抚摸着嘴唇,自言自语地说:

    “有点粘粘的……”

    接下来,似乎对自己奇怪的想法感到可笑一样,只是笑了笑。便再次拿起瓶子大口地将混有他无数子孙的***牛奶喝了下去。

    他开心地笑了。她正在用自己的手喂食,用自己的嘴唇吸吮,用自己的嘴巴大口咽下他体内射出的腥臭***,包含着他的子孙与蛋白质(说不定还有部分尿液)的滋补品从喉咙流入食道,进入胃部,充分吸收他的***营养,再将这些子孙播种到她体内的各个器官,包括子宫。

    这和她心甘情愿地为他**有什么区别?

    几乎喝了大半瓶之后,她满足地用舌尖的灵巧运动,将在她嘴唇周围的粘稠的液体一滴不漏舔入她的口中。

    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满面笑容地问:

    “今天的牛奶味道如何?”

    她微微一怔,然后扬起如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

    “嗯,好喝!”&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