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书书库
X书书库 > 其他小说 > 山村迷情 > 159.一百五十九章 舍令旗取舍义救人
    [第1章第一卷]

    第159节一百五十九章舍令旗取义救人

    坐落在鬼岭西南面下的小镇,只不过是鬼阵的中心。

    半山腰挖出来的字迹模糊的古石碑有着几百年的历史。

    当初人们建立这个小镇,为了躲避战乱纷争,风水师借用了鬼岭的阴魂之势,雾迷障整个小镇,让小镇成为世外桃源。

    鬼岭的阴魂气太重,不适合定居,风水师便在半山腰处,鬼岭的腰眼出埋下一块雕刻了咒语的旗石碑。

    以小镇为中心,设下了鬼阵。

    鬼岭的阴魂之气无法进入小镇,腰眼处埋下的旗石碑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旗石碑上有旗孔,专门插上神鬼令旗。

    神鬼令旗与旗石碑埋藏在鬼岭的腰眼上,恰好庇护鬼阵中的小镇,不受鬼岭的阴魂之气,又不能让外人容易发现,躲避了战乱纷争。

    神鬼令旗最初源于秦国二十级军功爵令旗,每一个等级的爵令旗上有不同的图案花纹。

    军功爵令棋本上没有什么威力,但要看执掌爵令旗的人了。

    秦国最为出名的将军白起与王翦。他们执掌爵令旗,领兵作战,可以说惊天地泣鬼神。

    他们死后,所用过的爵令旗被风水师们修炼成上乘的法器,被誉为神鬼令旗。

    白起执掌过四面爵令旗,分别是左庶长爵令旗,左更爵令旗国尉爵令旗,大良造爵令旗。

    王翦也执掌过四面爵令旗,王野的爷爷王凤溪保存的那面神鬼令旗乃彻候爵令旗,在二十级军功爵令旗中等级最高了。

    并不是爵令旗的等级越高,威力就越大。

    白起杀人无数,他用过的爵令旗上沾满杀孽,与无数人的血魄,以他的爵令旗修炼出来的法器最为厉害。

    风云山庄的刘庄主想要在鬼岭中找到的大良造令,其实也就是大良造爵令旗,只是不清楚神鬼令旗,爵令旗,令之间的关系而已。

    为什么这样啊?

    风水法师不是历史考古学家,懂些历史或许不懂历史,但绝对看不懂令旗上的图案花纹表示的等级,即便是现在的考古学家也无法考证秦国时期的爵令旗什么样的图案花纹代表着什么样的等级。

    王野更分不清了,在他的记忆中,小娘说了神鬼令旗与神火珠合在一起,威力最大。

    鬼阵,王野没有摆设过,但他从爷爷留下的那本书上获知,摆鬼阵的条件。

    当他坐在车上,仔细浏览着鬼岭的风水,看到无数鬼魂借道,心中也差不多猜到了鬼阵。

    至于鬼阵为什么会破,王野也听陆小敏说了,一个半月前半山腰施工工地挖掘出一块字迹模糊的古石碑后,怪异的事情,一直不断,导致整个工程都停工,他认为那就是鬼阵被破的原因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有风水师的大行家摆出了鬼阵,无意间又被人破阵,让小镇成了鬼镇,那么必然就有高人出来解难的。

    王野独行在小镇中,寻找高人。

    漆黑的小镇并不寂寞,仿佛时间机器停止了,镇上的人静静地不动。

    王野穿梭在每一个角落,寻找可疑的情况。

    陆家姐妹没有瞧见王野现在的眼睛,他的眼睛已经变成蓝色的。

    蓝色的眼睛在漆黑的夜晚很拉风,也很醒目,但王野用蓝色的眼睛却能清楚地看到小镇上每一个人的面孔,如同大白天逛小镇。

    王野突然停止脚步了,他已经看到一个移动的身影了。

    肩上似乎扛着什么东西,一路飞奔。

    一眨眼的功夫,便飞到了几百米外。

    王野没有急着去追,他画出追踪符,追踪那人的来时的方向,终于在距离一辆警车两百米位置停下了。

    “风水师竟然是警察?”

    王野很清楚地看见警车上贴着符咒,与他贴在陆小敏的路虎车上的符咒一样。

    王野不是鬼魂,警车上贴着的符咒对他不管用的,他隔着玻璃看见警车上还昏睡着两名警察,他们胸前的工作牌上写着“鉴定科法医”。

    法医风水师,呵呵,这下可热闹了。

    王野从来不害怕热闹,他就怕冷清他要去看看这个法医风水师如何化解鬼阵被破的难题。

    他的法术道行不是很高,但画的符咒特别的管用,遁地符一出,他两耳生风,一下来到了半山腰的施工工地。

    这遁地符也只能使用在熟悉的地点,目的地若是陌生的地方,遁地符不管用的。

    王野在工地内偷过衣裤,熟悉那里的环境,他一下就从工棚的地上冒出了头,慢慢地爬出地面。

    简单的木床,穿上还有女人的内衣,王野默念了超度的咒语,替昨晚风流快活的那些农民工夫妇超度。

    这世上有赚不完的钱,命只有一条,但凡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但凡没有半斤八两的风水技能,宁可不赚钱,也要走人啊。王野站在工棚的窗户前,瞄着外面的动静,不断地感慨着。

    法医风水师扛着古旗石碑从空中落在工地中央的土堆上。

    王野瞧那身段,一眼能猜出法医风水师是一个女人。

    只见她把古旗石碑抛在空中,甩出几张符咒冒着金光围着古旗石碑旋转。

    “开路符咒。”王野喃喃自语:“这时候请破邪金刚开路更好。”

    古旗石碑突然停在空中,不下落,任凭金符旋转也无济于事。

    白烈领着五个阴兵出现在女法医风水师的面前,冷冷地说道:“鬼阵被破,没有神鬼令旗,旗石碑无用。”

    “神鬼令旗?”

    王野听女法医风水师的口气,暗猜她不知道化解鬼阵被破的难题。

    女法医风水师继续说:“博物馆内只有石碑,并无其他,也没有神鬼令旗。”

    白烈哈哈大笑:“没有神鬼令旗,你阻止不了阴兵杀魂。”

    阴兵对付普通的人,称为杀魂,他们并不是真的要在人的身体上捅刀子,他们只需要擂鼓鸣号,招来普通人的魂魄。

    两军对垒,普通人的魂魄怎么能敌阴兵。

    阴兵对付风水师,才称为杀。

    阴兵无法招来风水师的魂魄,只能攻击肉身杀之(风水师连自己的魂魄都固守不住,会被业内人士不齿)。

    王野在工棚内,终于看见白烈的真身了,介于人与鬼魂之间。

    王野不太清楚白烈修炼的是什么道法,这中游离状态的真身,大道成仙,中道成宗师,小道名师,邪道成鬼王或万劫不复。

    “不可能的。”女法医风水师又甩出几张金符,从腰间抽出桃木剑划破手指沾上鲜血,掷向古旗石碑。

    白烈与五个阴兵无动于衷,麻木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金符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桃木剑与石碑合在一起,石碑开始慢慢地下坠了,落入土坑中,沉下去了不到五秒钟,又冒出了大半截,始终无法沉入地中。

    当石碑与地接触之后,整个工地上忽然冒出了无数的鬼魂,密密麻麻的。

    王野猜想这些都是镇上那些活人的鬼魂,如果不及时回到身体内,那就真的成了鬼魂了。

    “你姓廉?”白烈冷冷地说:“你虽得祖上法术精髓,但无祖上的神鬼令旗,也无力回天。我不杀你,你速速离开吧。”

    石碑又飞到空中,周围的鬼魂又消失了。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王野从工棚内的木床上,扯下一块床单蒙在脸上,把准备好的请狼人的符咒弹出。

    白烈没有想到王野的出现,狼人与阴兵们一见面宛若仇敌狭路相逢,屁话不多说,便开始交战了。

    “怎么又是你?”

    “又?”王野变了嗓音说:“帅哥,你认错人了吧。”

    “你来了也无用,没有神鬼令旗,谁来都没有用的。”白烈心中暗想:小宁身上的花妖没有迷住这家伙吗?难道他破了花妖阵?可恶,破了花妖阵,还想来捣乱局。

    王野心顿了一下,这白烈老是强调神鬼令旗,施工队挖到石碑那天,石碑与令旗都在一起,唯独只留下石碑,令旗去了什么地方。

    不就是神鬼令旗,王野一个分身,甩出请金刚开路的符咒。

    空中的石碑周围出现了破邪金刚,一个拿着铜锤,一个拿着宝剑,挥出道道金光,犹如开天辟地之势,击打在土坑中。

    “你的符咒不错。”

    王野纵身一跳,拿着铜锤的金刚伸出巨大的手掌拖住他(王野的内力不行,飞檐走壁还未炼成,他只能依靠这样的招式显摆了)。

    白烈也被王野这招给唬住了,符咒请来的破邪金刚本是虚体。

    虚体能借助王野身体,若非道行高深,就是符咒特比厉害了。

    王野靠的就是符咒厉害,旁人瞧着认为他的道行深不可测,时好时坏。

    破邪金刚托着王野,略高过石碑。

    王野从他的手掌上跳在石碑上,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变魔术一样的花哨动作,他便将王凤溪珍藏的神鬼令旗插入了旗石碑上,然后再贴上一个秘制的隐身符咒。

    神鬼令旗与旗石碑相融合。

    旗石碑变成一块白白的羊脂玉,神鬼令旗仿佛镶嵌在羊脂玉中。

    白烈脸上浮现不相信的神态,他真的没有想到王野深藏神鬼令旗。

    一面神鬼令旗,只要悟出其中的修炼法门,独领风骚,可见神鬼令旗是极为珍贵的法物,谁拥有就能称霸,谁会轻易地用来解救毫不相干的人呢!

    神鬼令旗与旗石碑只在空中,亮骚了短短地几秒钟,随即消失了。

    地上冒出密密麻麻的魂魄,他们潮水一般往山下涌。

    王野已经准备好脱身了,他混入鬼魂中,给自己也画了一道隐身符。

    王野不是傻子,他也知道神鬼令旗的重要,但他相信自己画的隐身符,也只有自己一人能找到神鬼令旗与旗石碑藏匿的地方。

    王野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的做法已经让女法医风水师大为感动,一瞬,他的高大伟岸的身影深深地铭记在她的心上。&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