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书书库
X书书库 > 其他小说 > 捉鬼专家 > 第八章 从酒吧结束(大结局)
    “来吧。首发我就是江奇才,你不是很想干掉我么?来正面决战!”江奇才一声狂吼,声若惊雷,划破苍穹,仿佛把天都要震出一个窟窿。

    笑声大响,黑云飘了回来,稳稳停在江奇才的上方,凝立不动。“好胆色,不过你想和我动手,追上我再说!”黑云变化**形态,笑声不断传来,身形展动,再次闪开。江奇才紧追不放,暗能量在体内不断旋转,抡起轩辕剑就朝恶魔砍去。

    两人沿着郊区光秃秃的树干一路飞驰,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跑到树底,一会儿又在树上辗转腾挪。本来就所剩无几的树叶纷纷洒落,在夜色冷风中摇摆不停。恶魔始终没有出手,也腾不出时间出手,半空中到处都是轩辕剑的剑花,一朵朵绽放,灿如云霞,美若烟花。

    “砰!”一颗秃树被轩辕剑拦腰斩断,恶魔飘然落下,不等他落地,江奇才左手连翻,地面的一个个树叶立了起来,变得坚硬如铁,尖锐之极,就像一个个剑尖,等着刺穿恶魔的脚底板。

    眼看就要得手,恶魔突然变化,又变成了一片乌云罩住了所有的树叶。接着,黑云膨胀缩小,就像一个人体的心脏,不断抖动,再次张开时,所有的树叶都被黑云吞噬掉了。

    江奇才毫不气馁,好几种异能同时使出,甚至一旁的苏醒以及孔鹤等人都看的呆了,只看的眼花缭乱,一时间忘了打斗。直到此刻,恶魔都腾不出,来对付江奇才,也可能,他暂时还不想出手。

    呼!

    江奇才左手一挥,一道烈火迅速熊熊燃烧起来,恶魔连忙横移,江奇才右手的轩辕剑却早已等候多时,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砰的一声,狠狠击向了恶魔。就在同时,恶魔又变**形,刚好躲开了轩辕剑的攻击,时机拿捏的不差分毫,他抬起头,手心里面飘出另外一团白色的云,弥漫全身。江奇才的脚踏进了软绵绵的云团,毫不着力,并且脚下一痛,似乎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江奇才连忙抽脚,后仰,倒翻,顺势又挑了一剑,这次刺中了恶魔,白云倏地一散,被轩辕剑刺出一个缺口,露出里面黑色的身体。

    可是没等江奇才第二剑跟上,白云又闪电般弥合伤口,向后一飘,江奇才这一剑竟发不出去。

    “江奇才,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么?”恶魔不屑的一笑,“这次该我进攻了!”话音刚落,他的手幽灵般从白云里面伸出,江奇才一剑斩去,剑身竟穿过了他的手,垂向下方,浑不着力。江奇才心中一跳,那手已伸到江奇才面前,轻轻一抓,江奇才的鼻子就被他捏在了手里,在缩回来时,江奇才的鼻子竟然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黑洞,还在向外流着鲜红的血。

    “吞噬之术!”恶魔一字一顿,喝出这四个字,江奇才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差点让他疼的失去了知觉,恶魔的手再次探出,抓向江奇才的咽喉。

    这次江奇才有了经验,连忙躲闪,恶魔手到中途,突然变化,“砰”的一声,倏然炸开,化成万千白丝,穿过江奇才的身体。这次江奇才不知道是疼的麻木了,还是怎么,竟然什么感觉也没有,但是低头一瞅,那些白丝确实穿透了,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忽然间,江奇才感到自己体内一阵阵翻江倒海,五脏六腑就像移了位一样难受,血管和白丝到处纠缠在一起,哧哧声猛响,感情那些白丝竟要把江奇才的血管全部融化。

    “死吧!”恶魔发出一阵难听之极的森然笑声。如同夜枭啼血,蛟哭鲸泣,江奇才身上的肌肉迅速化成一滩滩恶臭的血水,只剩下一根根白骨!轩辕剑也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哈哈哈哈!”恶魔狂笑道,“看来你也不过如此,竟然逃不过我的嗜血之术!”笑声刚毕,就见那骨头仍然没有倒下,手指缓慢而又执着的结印,“别高兴的太早,且看我还原之术的厉害!”那骷髅猛然开口说话,短短不到二十个字,说完之后,所有的皮肉一点点恢复了过来,血管也重新开始向心脏输液,短短几秒钟,江奇才的脸上,再次焕发出逼人的光芒!

    恶魔眼中露出诧异之色,他可没想到就算曾经身处宇宙核心的中央,江奇才也可以再生变人,就算只剩下灵魂,江奇才同样死不了,何况区区一副骨架。不过江奇才这次也间接消耗了不少灵力,再次作战的话,还是情况不妙。

    恶魔重新恢复了常态,冷然道,“我倒是小瞧你了!”

    江奇才嘿嘿笑道,“现在知道也不晚!”

    “是吗?”

    恶魔的手第三次探出,直接抓向江奇才的心脏。江奇才一个倒翻,双手一挥,轩辕剑由地上“倏”的一声,飞了起来,刺向恶魔的后背,恶魔无奈之下,只好收回手掌,再次人雾合一,轩辕剑穿了过去,重新回到了江奇才的手里。

    “怎么会这样?”江奇才始终不明白,即使是轩辕剑,也不能伤害恶魔分毫。难道说自己的能力还不够,无法驾驭轩辕剑吗?

    “小兄弟,试试吧春夏秋冬合四为一,这样你才能真正明白轩辕剑的奥义!”剑柄刚一接触到江奇才的手掌,就连忙提示道。

    “合四为一?”江奇才愣了一愣,“说的倒是轻松,可怎么合啊?”剑柄没有声音了,很明显她的提示到此为止,具体操作还要看江奇才的领悟能力。“合四为一……合四为一……”江奇才正念叨着,恶魔的身体再次膨胀缩小变大,这时,江奇才的身后刹那间刮起一阵黑色的飓风,然后把江奇才高高卷向了半空。

    江奇才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旋转,头晕目眩,耳边呼呼作响。江奇才赶快咬紧牙关,把轩辕剑捏的死死的,这是战胜恶魔的唯一武器,假如连它也脱手,那么这场战斗江奇才必败无疑。

    黑色的云雾当头罩来,江奇才试着催动体内暗能量,但和旋风也是暗能量所化,两相抵消,江奇才竟无法从这飓风里面挣脱出来,眼看黑雾又一次要吞噬掉江奇才的身体,那边正和苏醒战斗的孔鹤随手扔出一把飞刀,几乎是下意识的,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索,哪知这随随便便的一刀,竟扑哧一声,扎进了云雾,一团黑色的液体喷射而出,恶魔惨叫一声,向后退去,飓风散开,江奇才重新落回了地面。

    孔鹤和江奇才同时一呆,这随手的一刀竟然会伤害到恶魔?倒是出乎意料之外。江奇才心念一动,尽管孔鹤这一刀没有蕴含任何的能量,但是胜在刀由心发,几乎没有任何杂念,随手一刀,却满含威力。

    江奇才瞬间明白到了什么。自己太执着于暗能量的运用,反而忽略了大自然和人体间最本能的规律。所谓返璞归真,要想突破暗能量,就要掌握它的同时,慢慢忘记它,让它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和自己心脏一起跳动!

    “谢谢!”

    江奇才眉头渐解,嘴角边微微有了笑意。暗能量全部释放而出,但是不再控制,任由它在体内纵横乱窜,孔鹤叫道,“老江,你没事吧?”

    “你去干掉苏醒,这里交给我把,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江奇才微微一笑,刹那间把所有荣辱,,想法,惧怕,以及一切一切的杂念尽量排出脑外,一直以来江奇才都习惯了用战术和敌人周旋,从他懂事起,即使是实力比他强的普通人,或异能者,单打独斗时都未必能够赢了的他。江奇才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的战斗并不只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只要肯用脑袋,甚至能战胜比自己实力强百倍的高手。

    可是直到这一刻,江奇才的所有想法都消失了。没有任何战术,没有任何的招数,就像樵夫砍柴,每天砍,年年砍,日积月累,千锤百炼,随随便便一刀,都可以从任何角度闭着眼睛把柴切的恰到好处,这就是熟能生巧,化腐朽为神奇,一刀出,天地崩!

    江奇才闭上眼睛,一步步朝恶魔走去。耳边的风声,孔鹤那边的战斗声,以及所有夜里昆虫的鸣叫声,都逐渐远去。比忘我还要高的境界,就是真我,真正的我!本能的我,没有任何技巧和胡思乱想的我!

    扑!

    黑雾卷土重来,重新朝江奇才攻来。江奇才凭着感觉随手一剑,刚好刺中黑雾的正中央。没有任何暗能量的加持,但是暗能量又无处不在,这本就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境界,江奇才虽然明白了,但是却无法说的出!

    总之这一剑,普普通通,平平常常,但却是江奇才刺出的最有威力的一剑!

    轰!

    黑雾再次炸开,散向四面八方,一张满脸是血的人脸由黑雾内闪出,表情充满了惊骇欲绝和不敢置信。“你……竟能逼出我的原形?”恶魔惊叫道。

    江奇才不理不问,仿佛没有听见,仍旧朝恶魔走了过去。

    “老板,我来帮你!”之前逃跑,被江奇才追了半天的胖子,不知又从哪里跑了出来,竟站在了江奇才的身后,双手结出世界,眼看就要把江奇才拖入自己的世界中,千钧一发之间,江奇才随随便便一剑刺出,刺向空气!但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轩辕剑突然由半空中消失,在出现时,已到了胖子的身后,噗哧一声,插入了他的后心,那胖子甚至连个反应也没有,就停止了呼吸。倒下前,手还在结印,只差最后一个变化。

    “心在剑在,无处不在,天地轩辕,本就是一个整体!小兄弟,看来你果然悟了!”剑柄发出一阵悦耳般的笑声,除了江奇才之外,谁也听不到。但是江奇才即使听到了,也恍然不闻,他完全沉寂了这美妙的境界之中,仿佛每走一步,都有自己独特的韵律,仿佛每呼吸一次,都能感受到自己和这世界合二为一的奇妙。他的眼睛虽然闭着,但是春夏秋冬,每一幅图画,都在心里翩然变化,每一个季节独有的特点,也一一印在了江奇才的心里。

    心就是剑,剑就是心!

    这一刹那,恶魔竟然对江奇才产生一种敬畏的心里,因为他完全看不出江奇才的虚实,这种让他感到恐惧的心里,还是第一次。不过恶魔毕竟还是恶魔!

    “地动山摇,天崩地裂!”

    恶魔一声狂吼,双手在半空中胡抓乱挠!顿时的,闪电霹雳,风雨乌云一起落下,完全混合在一起,名副其实的天地为之色变!

    轰!

    一道惊雷轰然落下,宛如万马奔腾,山河咆哮,苍穹都似被炸开一个巨大的窟窿,大地瑟瑟发抖,包括江奇才在内,还有苏醒,孔鹤,庄子,连同阿水在内,所有人都被震得一起抛向了半空中!“给我死吧!”恶魔仰首望天,一个巨大的黑洞凭空出现,这竟然是用人力创造出来的黑洞,所有人都感到和灵魂即将抽离,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所有人都拽了过去。

    “异次元之门!”

    伴随着恶魔一字一顿,江奇才知道,假如这些人被眼前的黑洞吸了进去的话,恐怕又会回到宇宙的最核心,那样恐怕在没有运气,能走回来了。

    危机关头,江奇才一咬牙关,突然“砰”的一声,自动爆炸,所有的暗能量顷刻间被压缩出来,仿佛核弹破开,一下子就把恶魔崩飞了老远。时空之门即将打开,但仅仅差了一线,就悬浮在半空中,星星一样不断闪烁,忽大忽小,忽左忽右。

    所有人都被江奇才的举动搞得惊呆了。

    苏醒怔了怔,突然用一种狠毒的眼神看着恶魔。她想不到自己一直以来忠心耿耿的对象,竟然如此狠心,在最关键的时刻,哪怕牺牲自己,也要把所有人一网打尽!

    “既然你不仁,别怪我不义!”苏醒一声尖叫,不死印用力扔出,刚好扔在了江奇才爆炸的地方,但不死印在飞行的过程中,蓦地撞到了一个东西,正是下落过程中,八头大蛇的尸体。

    两物相撞,“砰”的一声巨响。不死印改变了飞行轨迹,最后直接飞入了八头大蛇的口中。几乎短短的几秒钟之后,八头大蛇的所有蛇头竟一起睁开了眼睛!它竟然活了过来

    “妈的!”孔鹤,庄子等人情不自禁骂道。“看来这次真的死定了!”没有了江奇才,恶魔再加上一个八头大蛇,王堂仍旧昏迷不醒中,怎么算,他们都没有活下去的希望。这一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死神的靠近。

    但是……

    下一刻!

    八头大蛇并没有向庄子等人发动攻击,而是直接一跳,蹿向了半空中的恶魔!

    “还愣着干嘛,给我尽全力救活王堂!”八头大蛇口吐人言,赫然竟是江奇才的声音。难道……八头大蛇竟然和江奇才合为一体?江奇才的灵魂附身在了八头大蛇的身上?众人又惊又喜,还没回过身来,就发现八头大蛇的尾巴已经把恶魔缠了个结结实实。一人一蛇,相互扭打挣扎,江奇才又叫道,“我的灵力不多了,快把王堂弄醒!”

    恶魔发出一声声怒吼,怎奈江奇才十足了力气就是勒住了他不放,任凭恶魔如何捶打,喷出无数口鲜血,就是紧咬着不松口。

    众人不敢再迟疑,连忙七手八脚,一起努力,使出各种各样的方法,试图唤醒王堂,但王堂也只剩下了一口气,能保持住性命已经不易,根本醒不过来,眼看恶魔就要摆脱江奇才的纠缠,而那八个蛇头也已经有六个搭下了脑袋,众人大感焦急,知道时间所剩不多,阿水干脆一拳狠狠砸在了王堂的心脏上,。

    就在这时,王堂终于睁开了眼睛。

    剩下的两个蛇头连忙叫道,“去把异次元之门打开,我和他同归于尽!”

    所有人再次怔了一怔,江奇才又叫道,“快啊!”

    “吼!”恶魔听到江奇才的喊声,也更加焦急,右拳一砸,第七个蛇头直接被拳头打成了稀泥。王堂深吸了一口气,用尽最后的力气,艰难的走到异次元之门前,时空之刃幻化而出,用力一劈,啪的一声,异次元之门终于打开。

    “缩,地,成,寸!”最后一个蛇头眼中红光一闪,江奇才和恶魔直接来到了异次元之门前,两个人都被顷刻间吸了进去。异次元之门瞬间关上,所有人都从高空坠地,等到他们一起站稳身体时,四周已变得寂静如死,江奇才和恶魔,全都消失了……

    众人一起低下头,集体呆若木鸡,面如死灰!

    “他……他真的死了?”孔鹤不敢置信的抬起头,大吼道,“不!”

    叫声凄厉,在苍穹中一遍遍的盘旋,但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他,耳边吹来的,只是无穷无尽的风……

    江奇才和恶魔,一起从地球上消失了!

    ……

    尾声。

    三年后。

    x市,黑鬼酒吧。

    “喂,你听说了没有?最近稀奇古怪的事情是越来越多了,什么广州太平间无头尸体竟然半夜能自己走动,沈阳万方门附近有个神秘凶宅,北京二环路上惊现三头怪人,上海南京路地底下竟然有人在午夜痛哭……”

    “嘘,小声点,最近这世道不很太平,而且我听说这些都是人为的,都是那个王氏集团的大股东研究出来的,目的是……”

    “日,我怎么感到全身发冷,还是别说了,今天可是七月十四,据说鬼门打开,现在又是午夜,要是我们一不小心被什么脏东西盯上了,那可就……”

    与此同时。

    二楼204包房。

    “诗雨,你已经玩这个游戏整整三年了,每天都玩,你不累吗?还有,我听说你最近真的和你父亲脱离了关系,是真吗?到底为什么啊?”

    “别问了!我不想说,总之,那个人已经疯了,他想利用游魂发展他的野心,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难道你想……”

    “你还记得吗?我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是这个游戏。据说如果如果有第四个人的脚步声,就一定是游魂来了,我希望,他能回来!”

    “你说江奇才?别逗了,他都消失三年了,你认为他可能吗?”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试!孔鹤,张澜,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

    “没问题!老江,你快回来吧,我相信你会回来的!”

    ……

    稍后。

    脚步声在空旷的房间内响了起来。

    张澜闭着眼睛,走到了王诗雨的后面。正要拍一拍她的肩膀,突然间,一个人,以更快的速度,抢先拍了她一下。

    张澜迅速停下了脚步,但是回过头时,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但是,的确有一个人的脚步声,在房间里面,轻轻回荡着……回荡着……一阵阴风吹了进来!

    三个人都感到一股极其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江奇才,是你吗?”王诗雨大着胆子,轻轻问道。&nbsp [:]